Life, Priceless

My Diary. My Unexpected Journey. There and Back Again. And What Happened After. - J.R.R Tolkien

new car

caymanR.jpg

今年年初的時候在底特律車展看上這台 Cayman R,
這台真的是兩人坐的小車, 座位後面就是引擎,
CC 說這台是所謂窮人的 GT3, 雖然只有 330 匹馬力,
在賽道上也不輸給傳奇車種 911.

不幸的是, 為了減輕重量, 除了門把是布質拉環, 連冷氣
音響都省了 (真的要的人可以另外加錢購買). 除非耐熱力
超強的人之外, 可能還是免不了得多花點錢把冷氣加回來.

P car 的操作性以及引擎聲都無話可說, 實不實用就見人
見智了:) Porsche - Engineered for Magic. Everyday.

後來試開了今年剛出的新款 X3 之後相當喜歡, 沒了第一代 X3
的一些缺點, 外表也改得漂亮許多 (不是特別喜歡 Chris Bangle
的一代設計), 馬力和空間也大幅變大, 內裝跟新的五系列一樣
都用上許多 BMW 新世代的設計元素, 讓人看了相當喜歡.
所以雖然我從來不以為我會哪一天成為休旅車的車主, 但是
她種種吸引人的優點確實讓我改變了對於休旅車的看法.

車子上星期到還在馴車期, 不能狂操不過高速公路上可以
感覺得到車子相當有力, 暗自慶幸當時選了 turbo 版.

CC 在車子到了之後測了胎壓正依照使用手冊上的指示設定
胎壓的時候忽然很嚴肅的問我: 妳打算開超過 100 英哩
(160 公里) 嗎? (上回我出差時租車但是帶著自家的 GPS,
回家之後他發現 GPS 上最高速度已經上調到... 咳... 只能
說紀錄遠超過 100 英哩) 答案當然是 no, 這個速度留給
小跑車吧.

bmw.jpg

內裝我們選的是最淺色 (大太陽下接近白色的) 皮椅
搭配最深色的核桃木紋飾版. 木飾紋版實際上看起來
顏色比照片上更深些. 是不是頗有北歐風?

x3-interier-1.jpg

一星期來試開的心得:

八段變速換檔特別順, (與當時試駕的 M3 雙離合變速箱
的流暢度相似), xDrive 35i 的 N55雙軸渦輪引擎兼具
大馬力以及省油的特性, 同時又有大排氣量的線性反應.
雖然 Xenon 高壓氣體放電燈早已是國產車的正常選配之一,
不過搭配藍光 LED 天使環在美觀上確實加分不少.

懸吊沒有一般休旅車浮浮的感覺, 老實說開起來還有點
運動房車 (sporty sedan) 的架式. 因為休旅車常被人
詬病的是開起來沒有道路感. 這一點算是出乎意料的小
驚喜.

x3-interier-2.jpg
  1. 2011/06/19(日) 22:55:24|
  2. 生活
  3. | 引用:0
  4. | 留言:2

VST precision filter basket

vst-basket-1.jpg

VST precision filter basket 是 VST 今年發表的高品質濾杯,
之前提過 Vince Fedele 在 Barista 雜誌有約十頁的篇幅
詳細的解釋這款新濾杯的品質, 設計以及好處.

精細的作工以及品管下嚴格控制每個孔洞都口徑大小一致,
讓濾杯與濾杯之間的相異性低到可以說每個濾杯幾乎完全一模一樣,
(PS.每個杯子側面擁有自己的編號). Espresso 萃取均勻是最重要的,
所以細節步驟從研磨以及咖啡粉的分布以及填壓都希望能達到
這個目標. 相當然爾, 濾杯如果能夠在這個方向上有所幫助,
多控制一個向量, 需要擔心的變數就少一個.

濾杯的材質相當實在, 我買的歐式雙濾杯 (15 g) 乍看之下跟
LaMarzocco 的 Triple Basket 設計非常類似, 但是這個雙濾杯
重量卻足足比 LM 的 Triple Basket 重了兩公克+. 之前沒有
特別注意, 為了跟 VST 濾杯比較我特別仔細看了一下手上有
的濾杯, 這才發現確實如 Vince 所說的, 一般的濾杯品管不是
太嚴格, 肉眼可見之下雖然沒有明顯的問題, 但是手上濾杯中
確實可以看得出有一兩孔洞大小形狀不一. 在濾杯裡裝水看水
的流法也可以看出 VST 確實濾出的水滴較為均勻.

這些差別反應在味道上是否有明顯的差異可能還需要較長時間
的實驗以及嘗試, 初嘗試使用無底手把的時候我有發現咖啡剛
開始流出的分布似乎有較為平均, 能夠萃取的量似乎也較多. 另外
因為原本 Bezerra 的手把的鐵絲太卡, 要跟另一支無底手把的鐵絲
交換才能順利使用 VST. 使用者多半提到使用 VST 要控制相同的
萃取時間需要比平時細很多的研磨, 我的情形只需要略細個一二格
(micro).

雖然 VST 是一般濾杯的幾倍價錢, 但是它的質感以及製作品質確實
無話可說. 以一個有經驗的使用者來說, VST 是否能夠在口味上帶來
劃時代的差異確實還是個模糊地帶, 我想那只能看你的期望有多大
以及是否合理, 但是我覺得就算只為了它的工, 我覺得還是挺值得的.

vst-basket-2.jpg
  1. 2011/06/14(火) 23:19:59|
  2. 咖啡
  3. | 引用:0
  4. | 留言:5

affogato

affogato-1.jpg

夏天是冰淇淋的季節...

我喜歡巧克力冰淇淋跟 espresso 的搭配,

香草冰淇淋跟 espresso 搭著覺得香草味太過凸顯,

相比之下更喜歡巧克力那種濃郁感,

這回基味是巧克力苦甜味的 espresso 可以說相輔相成.

多數人喜歡把 espresso 澆在冰淇淋上

我喜歡把冰淇淋舀進 espresso 裡,

這樣一來 crema 與剛剛開始融化的巧克力冰淇淋混合在一起

味道的層次就更厚實了.

ice cream: Haagen-Dazs chocolate ice cream (single serving cup)
espresso: intelligentsia black cat classic

不久前在芝城 intelligentsia millennium park coffeebar
喝到的卡布味道非常棒, 看來黑貓咖啡豆的配方最近這批改回
以甜味為主的方向, 雖然說是以甜味為主, 卻不是單調甜膩,
可可粉般隱約的巧克力苦味造成她味道的深度. 跟當時搭配
70% 巧克力可以說是味道幾乎完全一致.

所以嘍, 本月咖啡就是她 - black cat classic.

affogato-2.jpg

  1. 2011/06/13(月) 19:43:17|
  2. 咖啡
  3. | 引用:0
  4. | 留言:0

焚 - 周夢蝶

曾經被焚過,
在削髮日
被焚於一片旋轉的霜葉.

美麗得很突然
那年秋天, 霜來得特早!
我倒是一向滿習慣於孤寂和淒清的;
我不喜歡被打擾, 被貼近
被焚
那怕是最最溫馨的焚.

許是天譴. 許是劫餘的死灰
冒著冷煙.
路是行行復行行, 被鞋底的無奈磨平了的!
面對遺蛻似的
若相識若不相識的昨日
在轉頭時. 真不知該怎麼好
捧吻, 以且慚且喜的淚?
抑或悠悠, 如涉過一面鏡子?

傷痛得很婉約, 很廣漠而深至:
隔著一重更行更遠的山景
曾經被焚過. 曾經
我是風
被焚於一片旋轉的霜葉.
  1. 2011/06/11(土) 08:25:59|
  2. 生活
  3. | 引用:0
  4. | 留言:1

咖啡日記 - Science or Art

Vince Fedele 在 4-5 月份的 Barista 雜誌裡發表了一篇文章
'Advances in the state of the art - and science - of espresso"

裡頭有一句話讓我相當有同感

"Data is of little value if you don't have a way to visualize
and use the information".

(整篇文章則是漫長的在敘述新出的 VST 濾杯的各種好處!)

學科學的人大致上都會對於數字, 分析圖, 以及理論的討論有或多或少
的興趣, 我也不例外 (笑). 無法否認的是最近跟咖啡有關的東西這個方
向會讓我眼睛一亮, 覺得有趣.

沖煮咖啡的發展從不小心發現到嘗試錯誤之下經驗口耳相傳一直到
今天業界以及 geeks 們使用現代的儀器對於收集的資料做系統性
的分析來寄望達到定量定質產品的量產化, 從 nespresso, clover,
uber boiler, la marzocco strada... 等的發展, 可以看得出應用
數據 在現代咖啡科學上有相當大的貢獻.

同時, 也提出一個有意思的問題:

coffee - do you see it as science or art?

"taste“ 是一個相當客觀的字眼, 因人而異, 沒有個絕對值, 為了彼此比較認知,
我們嘗試著用度量儀來量測規劃可以量測的部份, 問題在于, 對於 taste, 定量
有它先天上發展的限制. 因為我們無法找到一個絕對衡量點, 我們都有同樣的
經驗, 我們不見得認同同等的鹹味, 甜味, 苦味, 甚至口味的偏好, 除非我們在
嘗試之前並沒有期望值, 然而在學習上, 我們必須要界定想要達到的目標, 否則
便容易陷入無目標無止境的盲目嘗試. 所以從經驗上依照多數人偏好的味道,
我們知道法壓注入熱水後需要大約 3.5 分鐘的等待, 我們期望 espresso 的
萃取控制在 18 - 28 秒之間, 我們期待萃取的液體量甚至於期待足夠的 crema
在客觀的情形下只能用數據來肯定我們達到想要的目標. 能夠輕易做到之後,
我們以為尋求美味的旅程已經到達終點, 其實真正的旅程才剛開始.

沖煮咖啡 - 利用熱水析解出咖啡豆包涵的各種物質, 依照溶解速率的不同,
不同的物質在不同的時間萃出, 簡單來說研磨刻度細咖啡可萃取的表面積增加
整體萃取的速度加快, 水溫高的時候物質萃取速度增快, 咖啡最早萃取的物質
味道偏酸, 後期萃取的物質偏苦, 利用這幾個簡單的原理有經驗的 barista
能夠藉由咖啡研磨的粗細度, 水溫高低, 整體萃取的時間以及液體量來控制
最終入口的產品. 當然結果也會因為不同豆子, 新鮮度, 烘培度而變得更加複雜.

以下是 SCAA 提供的 coffee brewing chart, 對於不同的萃取比例以及 TDS
對於咖啡味道的圖示:

SCAA_brew_chart.jpg

apple store 提供許多有趣的軟體, mojotogo 是其中一個, 針對咖啡飲品
數據校證過後, 可搭配咖啡折射儀測出的咖啡萃取濃度 (TDS) 以及各種客觀
環境數據 (dose, 液體重, 溫度) 計算咖啡萃取量同時從資料庫提供不同 input
下的建議萃取量, 儀器/軟體的存在提供了客觀量化的數字幫助使用者尋求
最佳化.

使用折射儀 (Refractometer) 以及 mojotogo 是否會完全破解這個包含
許多參數的味覺方程式? 答案是不會的, 如果還在困惑 extraction ration/
TDS/TBS 的定義, 如果還不明白為甚麼咖啡粗粉細粉造成 espresso 味道
的深度以及層次, 為甚麼越長時間的萃取需要越平均的咖啡粉粗細度, 那麼
購買這兩樣東西並不會有顯著的幫助, 但是如果對於咖啡背後的科學有
足夠的瞭解, 同時已經有不少實作的經驗, 那麼這個外在的儀器提供的資料
將會幫助你更準確的抓到那個你想要達到的目標. 當然這是以個人的心得
來說, 如果我是咖啡店經營者, 在無法要求每位 barista 的口味經驗下,
這未嘗不是一個讓品質一致化的好方法.

另一個常成為辯論主題的是 volume or weight, 以 espresso 來說,
固態咖啡相比於萃取之後的液體比例相當高, 所以擁有一個精細度到 0.1 g
的秤很重要, 試想精細度 1 g 的秤誤差值可以到達一克, 以單杯萃取來說
咖啡粉 7 g 下, 誤差值豈不已經大到 14-15%.所以期待 espresso 品質
穩定的人, 一個提供足夠精細度的秤是必要的. 至於萃取量, 初學的人總是
以小型量杯來估計, single shot ~ 15 ml, double shot ~ 30 ml,
我想應該許多人都有同樣的問題, 也就是說這建議的容積到底包不包含
crema, 這樣說來既然我們測量未萃取前咖啡粉的重量, 那麼在公平比較
之下我們也該利用重量來量測 espresso 而不是以容積 (oz/ml), 有人的
理由是水在不同的溫度比重不同, 利用容積並無法公正的衡量比較萃取,
這一點我不是特別認同, 水的比重:

攝氏 75 度 : 0.97480 g/ml
攝氏 85 度 : 0.96851 g/ml

兩者在相差攝氏十度下比重的差異只有約百分之 0.65. 這麼小的差距我想
肉眼要分辨的機率可以說是幾乎不可能. 當然我百分百同意使用重量作為
度量衡, 原因不在于比重而更在於容積的比較是利用肉眼, 肉眼能分辨的
誤差度想必不小, 跟準確度 1 g 的秤 vs 0.1 g 的秤一樣, 我相信重量反應
出來的對於 R&D 的準確度絕對會比肉眼辨識的容積要有意義.

說了這麼多, 咖啡或者說沖煮咖啡的過程對我而言仍然是 art, 所有的數據以及
理論只是量化解釋一個能夠達到口味目標的過程, 真正操作的還是背後的那雙
手, 品嘗的那張嘴以及那顆可以活用收集的資料來調整口味的腦子, 因為要達到
產品的一致化, 誰也比不上 lab 每一步都經過精密計算的成果, 但是, 大部份
咖啡迷都會承認, 一致化並不是他們追求的終極目標, 否則 nespreso & illy
等的膠囊機, ucc 的罐裝咖啡... 等產品將會獨佔所有的市場. 因為最強的
barista 都無法保證可以持續做出 1000000+ 杯完全相同口味的咖啡,
更別提速度了, 可是, 他泡出的那杯好咖啡才會讓你印象深刻, 回味無窮.

這, 就是 art.

  1. 2011/06/05(日) 08:23:51|
  2. 咖啡
  3. | 引用:0
  4. | 留言:0

後院的新住戶

mom-duck-1.jpg
20110514
每年的春天大門口的玄關總會來一對對的燕子,
找到這塊不怕風雨的地方邊築巢邊大聲的聊天,
家裡的貓們對這個活動總是像看電影般的有興趣,
跟每年在聖誕樹下喝有松樹香味的水一樣是值得
期待的事, 可是這個築巢的大事總被我們整理玄關
打斷.

今年燕子築巢的同時我們意外的發現後院子的
灌木叢裡有隻母鴨悄悄的進駐生了一窩蛋. 剛開始
的時候是我偶而看到窗外有隻鴨子在散步, 當時就當
是平時常有雁鵝拜訪般不以為意. 週末幫我們整理草地
的人告訴我們說小灌木叢裡有些鴨子蛋才發現院子的新
住戶. CC 說也許這代表去年院子裡看到的蛇已經沒有
出沒了 .

mom-duck-2.jpg

為了盡量不打擾母鴨孵蛋, 我們決定等小鴨孵出來之後
再請人剪草. 鴨子平時真的是深居寡出, 藏在灌木叢裡
完全看不出來, 昨天我想確定她還在走得近了點母鴨子
大聲的拍著翅膀從灌木叢裡衝出來, 兩人面對面都嚇了
一跳. 我跑回屋子裡她在草地上邊走來走去邊大聲的呱呱
叫. 這幾張是在窗口遠遠拍的.

mom-duck-3.jpg

20110602
這一個月來母鴨很認真的孵蛋, 只有在黃昏的時候出來散步,
經過一個月左右的等待, 今天小鴨終於出生了,
母鴨和小鴨藏在灌木叢裡藏得好好的,
從窗戶努力的看可以隱約看到兩隻小鴨的身影.

duck-family-day-1.jpg



註: 這是 mallard duck (野鴨又稱綠頭鴨), 公鴨不參與
孵蛋過程.
  1. 2011/06/02(木) 19:04:49|
  2. 生活
  3. | 引用:0
  4. | 留言: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