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Priceless

My Diary. My Unexpected Journey. There and Back Again. And What Happened After. - J.R.R Tolkien

Memory...

chora-fresco-1.jpg

為了欣賞拜占庭藝術, 我們叫了計程車到君士坦丁堡城牆外的 Chora 教堂,
小小的教堂像是寶庫一樣每一面牆壁以及天花板鑲滿栩栩如生的基督教故事
馬賽克磚以及溼性的壁畫. 我不知道在這裡待了多久, 人來人往中我早陷入壁畫
的一千零一夜故事中.

Anastasis (希臘文: 復活, 重生) 以及她旁邊的審判之日壁畫彷彿在我的瞳孔印下
了永遠的印記, 得到救贖的人性, 彷彿我能夠接觸到那伸出的手, 希望像是微弱的
火光在黑暗中搖搖晃晃的.


就算是電腦打出來的字, 這也是一個困難的開頭,
這個月對我來說不是容易用文字敘述的時間,
雖然說時間是相對性的, 但是, 介於可以計量的時間以及所謂的永遠,
我們處於一個完全的中間地帶,
淚滴在空間中滴下的時間在某種角度而言是完全靜止的,
這種角度來說, 悲傷是否完全沒有出口?

諷刺的是, 心情可能在原地踏步,
而時間卻繼續的前進,
這種不對稱的立場讓人迷失而不知所措,
走入現實與自我疏遠是繼續下去的起點.
只是 Cavas 下一個點要怎麼下筆?







  1. 2013/10/27(日) 11:09:21|
  2. 生活
  3. | 引用:0
  4. | 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