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Priceless

My Diary. My Unexpected Journey. There and Back Again. And What Happened After. - J.R.R Tolkien

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

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
(I carry it in my heart)

here is the deepest secret nobody knows
(here is the root of the root and the bud of the bud
and the sky of the sky of a tree called life;
which grows higher than soul can hope or mind can hide)
and this is the wonder that's keeping the stars apart

I carry your heart
(I carry it in my heart)

- E. E. Cummings


"我需要時間" - 我告訴自己.

你問我心痛會不會好, 我告訴你:會的, 時間會平復所有的傷痕.
其實我不知道, 習慣了這樣說, 我知道我必須要更堅強點.

I carry your heart in my heart, I'm never without it.

在我把頭埋在雙手之間的同時,
我知道我已經永久失去部份的 humanity,
永遠以及絕對是兩個真實而殘酷的字眼,
和命運拔河的我們最終仍然得要承認和接受.

"只要妳最後能夠自己站起來, 就盡情的哭吧."
這是從小習慣被帶大的方式.

相比於人生無法控制的部份, 物質上容易太多了, 所以舊的吹風機壞了換了
一臺 US $250 + 的, 這個過長冬天下 Philosykos 的香水就為了想要浴室
聞起來像是夏天海風吹過果子園的味道, 紐約歌劇院裡波西米亞人最終告別
一幕讓我在黑暗中淚流不止. 飛超過半個地球自己走在陌生的城市, 語言從來
不是問題, 自己任性的在餐廳總點滿桌的食物卻也從來沒吃完, 曾有隔壁桌問我
是不是在等人, 笑笑說不是, 餐廳侍者也常關心的問是不是不合口味, 要不要帶走,
我也搖頭, 心理想根本不會有人瞭解, 但我不在乎!

從新開始去 gym, 去回的路上是古典樂和歌劇, 中間是搖滾, 也許激烈運動可以
痲痹悲傷的頭腦, 好多次四五十分鐘之後發現平均心跳是最高心跳的 90%
才悲哀的意識到身體想要逃離現實的渴望有多強烈.
  1. 2014/05/04(日) 15:08:42|
  2. 生活
  3. | 引用:0
  4. | 留言:2

Politics

公司的管理階層最近經歷變動整治, 官方說法是因應公司擴大
而 restructure 來增進部門工作效率, 實際上應該是削減管理
階層, 節省開銷. 於是, 願意與否, 連我在內的四位管理人只能
有一人繼續留作管理人, 管理的人數將會倍增, 其他只能換走
高層技術人員的路,身為唯一的女性和外國裔, 加上最淺的資歷,
這無非是一場 uphill battle, 其他部門的決定在一週內已經紛紛
公佈, 我們部門到了第二週仍然沒有決定, 內定是我與另外一位
管理年資高過我六年同事的競爭, 技術能力上我絕對優於對方,
管理方向上我們兩個是完全不同典型, 雖然我對這類的政治競爭
完全沒有興趣, 卻畢竟無可奈何的被捲進整個重組的戲劇中.

這些讓我聯想到 netflix 的 美國政治 drama - house of cards,
大致上是為了戲劇效果製造出的一些假想劇情, 但是像是玩撲克牌般
的佈局倒挺是有趣. 置放於現實生活中, 刺激性仍然存在, 但勝敗以及
能夠負擔的籌碼就不在是像看電視劇一樣無所謂了.

雖然可想而知這是份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 當週末前宣布最後選擇
是我的時候心情還是高興的, 不是那種 '得到自己想要東西' 的感覺,
我想更是 '擁有選擇權' 的快樂, 其中的分別我想只有到了一定年紀
才能體會, 因為所謂的選擇以及可能性會隨著年齡反比例減少, 所以
越顯珍貴. 可惜這種心情很快被這段時間刻意的自我情緒隔離以及冷漠
代替, so very ironic!

  1. 2013/11/18(月) 21:15:01|
  2. 生活
  3. | 引用:0
  4. | 留言:1

Memory...

chora-fresco-1.jpg

為了欣賞拜占庭藝術, 我們叫了計程車到君士坦丁堡城牆外的 Chora 教堂,
小小的教堂像是寶庫一樣每一面牆壁以及天花板鑲滿栩栩如生的基督教故事
馬賽克磚以及溼性的壁畫. 我不知道在這裡待了多久, 人來人往中我早陷入壁畫
的一千零一夜故事中.

Anastasis (希臘文: 復活, 重生) 以及她旁邊的審判之日壁畫彷彿在我的瞳孔印下
了永遠的印記, 得到救贖的人性, 彷彿我能夠接觸到那伸出的手, 希望像是微弱的
火光在黑暗中搖搖晃晃的.


就算是電腦打出來的字, 這也是一個困難的開頭,
這個月對我來說不是容易用文字敘述的時間,
雖然說時間是相對性的, 但是, 介於可以計量的時間以及所謂的永遠,
我們處於一個完全的中間地帶,
淚滴在空間中滴下的時間在某種角度而言是完全靜止的,
這種角度來說, 悲傷是否完全沒有出口?

諷刺的是, 心情可能在原地踏步,
而時間卻繼續的前進,
這種不對稱的立場讓人迷失而不知所措,
走入現實與自我疏遠是繼續下去的起點.
只是 Cavas 下一個點要怎麼下筆?







  1. 2013/10/27(日) 11:09:21|
  2. 生活
  3. | 引用:0
  4. | 留言:0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Someday you wish upon a star

Wake up where the clouds are far behind

Where trouble melts like lemon drops

High above the chimney tops

That's where you'll be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Bluebirds fly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ream of

They will come true...




  1. 2013/09/14(土) 08:00:00|
  2. 生活
  3. | 引用:0
  4. | 留言:4

Elpis is the only one left while the others gone to Olympos

I saw Thanatos sitting next to Hypnos.

I felt his breath, whispering into a sigh.

I closed my eyes,

can't bear to see his touches

slowly turning the crown of roses from bright red to

the snowy white

like the doves,

they flew into the sky and disappeared.





  1. 2013/09/03(火) 22:57:53|
  2. 生活
  3. | 引用:0
  4. | 留言:1
上一頁 下一頁